申万宏源期货

哈罗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废柴宫妃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皇上是傻子
    我们边说边吃东西,莹妃反复询问酥饼,酥饼苦着张脸,但回答的缜密细致,可见在来我身边之前,没少被莹妃这么调教。

    “人多手杂,时间上卡不了太准。宋妃只恍惚瞧见一眼,没留心算计时间,所以,不好找。”莹妃摇了摇头,宣布放弃。

    “说来说去,幕后主使都只能是皇贵妃或者珍嫔。”婉昭媛拍板定案,当然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今日看珍嫔的脸色,她是不想珍美人怀孕,但若是她做的,必然自己要有个准备,也不至于被大家看出脸色来。”莹妃摇摇头,“珍嫔这个人不算聪明,一心报仇又没什么本事,她眼下也只是在皇贵妃手下熬日子罢了。自从上次送出东西来直到现在也没什么动静,估摸着是没查到什么。这次珍美人身死,她必然也怀疑皇贵妃,咱们且等着,看她能查出什么来。”

    莹妃淡定的摇着团扇,我和婉昭媛觉着她说的有道理,就点了点头。

    太阳彻底落山,天黑了下来。

    鲤鱼儿领了莹妃的命令,先去莹妃宫里拿了东西,而后换了身寻常衣裳,按照莹妃指的路,绕开宫中巡逻的太监,出宫去了王将军府上。

    莹妃说自己不急着走,在这儿等鲤鱼儿回来复命。我和婉昭媛心中有数,鲤鱼儿这是第一次领命出宫,莹妃肯定要看着他完成的好,以后才会重用于他。

    我们三个进了屋子,让人拿了许多水果糕饼过来,这梨香苑室内设计精巧,窗扇不是寻常的木格,而是精细雕花,且花样儿两两相对,推开同样花样的就有穿堂风。晚上睡觉的时候,只需关闭一侧花窗,或者间隔着关闭,便不怕受凉。

    莹妃也是第一次进入室内,她边看边点头赞赏,说当日先帝爷为了虞美人,也是尽了心的。只可惜红颜未老恩先断,虞美人死因成谜,终究是错付了青春。

    这屋子里的家具摆设只我的床和妆台换了,当初负责修缮的宫人来问我忌讳不忌讳,说幽梦阁原本的家具摆设都是难得的好木料,我财迷心窍,便没让他们多折腾。

    床也不是我原来睡的那张,而是工匠根据原本虞美人睡床的式样儿略微改动新做了一张,这样方能与屋子里其余的家具摆设统一。

    “并蒂莲花,并头鸳鸯。”莹妃摸着床上雕花板,笑着点头,“天下间的男女,无不希望如此。”

    “快拉倒吧。”我摆摆手,“并蒂莲花不过开的时候好看上十几日,落了便是个死。鸳鸯更是一雄配多雌。信这个的,男人坏,中国股市 傻,你这么精明的人还看不清么?”

    “噗。”莹妃笑了起来,用扇子指了指婉昭媛。

    “我以前常听舞贵妃说她,说好好的美人儿,可惜生了张嘴。现在看来,这话送你倒是合适,有的没的,专门会败人兴致。难道平日里,你也这么怼皇上?”

    “我又没疯。”我换好寝衣,爬上床抱个软枕与莹妃斗嘴,“没事儿我怼皇上做什么?不想在宫里吃饭了?”

    “就是。”婉昭媛也换了寝衣,是刚才让小莲去她宫里拿的。

    “以前我在家里的时候,常听家里嬷嬷教导,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那时候我就觉着,说这话的人怕是没生肚肠,只长了一张嘴。还是梨婕妤的话对,什么能比吃饭要紧?咱们进宫,无非是找了个终身不花钱的饭铺子。皇上呢就是饭铺子的掌柜,哄几句就能白吃饭,这买卖多划得来。”

    “那若是这么说,他还是客栈掌柜,毕竟饭铺子不留人住宿,宫里还给分屋子睡呢。”莹妃一本正经的说道。

    “对!”婉昭媛双手互拍,“还是成衣铺子掌柜,捎带着卖胭脂水粉、珠宝首饰的那种。”

    “还给咱们月例银子。”我扳着手指头算升了婕妤后的进账,“还雇人伺候咱。”

    “阿弥陀佛。”莹妃双手合十,把团扇夹在中间,“那咱们皇上,可真是一位大善人。白养着咱们这些人,每日好吃好穿的供着,只听几句好话,见几个笑模样儿便心满意足了。”

    “也不尽然啊!”我努力憋笑,“偶尔咱不也得出卖一下色相么!”

    “怎么能是咱们出卖色相?!”婉昭媛轻咳嗽两声,“那是皇上出卖色相,给咱们。”

    “所以,皇上养着咱们,给吃给穿,给下人使唤,给银子、珠宝、衣裳、玩意儿,还给色相。”莹妃故意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这可不是善人,这是个傻子!”

    我抱着枕头哈哈大笑,滚倒在床上。

    婉昭媛扶着床柱,笑的直不起腰来,莹妃用扇子挡着脸也笑的吃不住。

    酥酪和小莲面面相觑,俩人快手快脚的倒了茶,哄着我们喝下去,生怕我们笑岔了气。

    外面听见有脚步声,酥饼先一步叩响房门,说是莹妃宫中来人,请莹妃娘娘回去。

    我和婉昭媛以为出了什么事,便让莹妃先走,说待会儿鲤鱼儿回来了,我们再去给她送信。

    莹妃摇头撇嘴,扬声问酥饼来的是自己宫里的谁?

    “是位姑娘,天黑,没打灯笼,又低着头,奴才没敢瞧。”酥饼飞快的说到。

    “你是我宫里出来的。”莹妃皱着眉头,“自你走,我也没添过人,还有你认不出的?”

    酥饼哑巴了,我和婉昭媛狐疑的看像莹妃,莹妃撇撇嘴,竖起食指放在唇边。

    我俩马上点头,整齐的闭上嘴,等着莹妃说话。

    “既然你不认识,就让她进来,我瞧瞧到底是谁?”莹妃再次扬起声音。

    门外一阵响动,有人推门掀帘子往屋里走,脚步声重重的,听着不像是宫女,倒像是粗手粗脚的婆子。

    “这个时辰了,你还不回宫,刚才又让鲤鱼儿来拿东西,我,我不放心,所以才来找你的。”

    进屋子的是枫美人,面上气势汹汹的,只可惜心虚,说话舌头打结。

    “你不放心什么?”莹妃用手指戳她的脑门,“人都让你得罪了,我让鲤鱼儿赔罪去,难道不应该?”

    “今日这里才死了人。”枫美人看莹妃没生气,便腻上来,搂住莹妃胳膊晃悠,“我是担心姐姐。”

    “来时候,没遇上人吧。”莹妃拍了她一下,还不如打蚊子的力气大呢。

    “我多机灵!”枫美人得意的扬起下巴,“我抄近路,从湖边过来的,半路上遇到几个拿着竹板子的太监,我马上躲到花丛里,他们没瞧见我。”

    “竹板子?”莹妃和婉昭媛瞪大眼睛。

    “对,就是打人脸的竹板子。”枫美人眨眨眼,“往皇后娘娘宫里去了,不股票 是要做什么。”

    。

和合期货

股指期货套期保值

期货之家

华西期货

衡水股票配资

双鸭山配资

铜期货

国际期货软件

丽江配资

自贡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