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万宏源期货

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和系统主人的二三事 > 第五百一十六章:内有乾坤
    管事听到这话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不是偷跑出来的就好,松了一口气似的摆摆手“没事没事,没见到也没事,走走走,我们赶紧回去了。”

    这里明显不是说话的地儿,管事说话都吞吞吐吐的,明显是咽下了些不能说出口话,毕竟,后面站着的那一排“勇士”可不只是摆设。

    然后……一行人沿着原路返回了。

    而正在程慕颜他们踏上回程道路的时候,程慕颜之前看到的那条通道里,穿过九曲回肠的道路到达最中心的位置,一个眼神阴戾,含有血色的阴柔男子正被人毫无尊严的捆绑在地上,嘴里还塞着不股票 从哪里摸来的碎布,臭哄哄的,熏得那半躺半跪在地上的男子都要臭得晕厥过去了。

    “你果然说的不错,我们应该从长计议,程魔王即便没有那具身体,身体里的修为也尽数消失了,但是警惕性仍旧一如既往地敏锐。”黑雾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也不股票 是欣赏还是憎恨,语调平静的像个正常人似的。

    说到这里,黑雾转过身去看那覃倒在地的男子,阴桀的道“你说,她究竟有没有弱点?她以前只在乎程墨刀,可惜程墨刀修为比她还高,我们弄不来程墨刀,也杀不死程墨刀,但是现在呢,现在她身边的那些人还能有程墨刀的修为和心性吗?”

    本来他最开始是想借助坤盲城这位大人的手将程慕颜杀死,但是程慕颜那么多底牌,而且他在越林洲的时候还看到她竟然连九幽寒炎这种万魔莫沾,万鬼莫不相避的东西都能收服,到时候难保不准她能杀出重围逃出生天,到那个时候他们也就跟卿酒说的一样,连唯一的优势都要失去了。

    所以,他才会及时撤手,即便程慕颜警惕性高得出奇但是这没头没尾的就是神仙也猜不到原因出在他身上。

    不过,在方才那一刹那,他也想到了更好的法子了,制服程慕颜,让她心甘情愿做出交换的法子。

    黑雾沉闷一笑,低身俯冲进那阴柔男子的身体里,黑雾肆虐之下,阴柔男子脸色肉眼可见的苍白起来,即便身体被捆绑着,也仿佛在忍受剧烈疼痛一般激烈的挣扎起来。

    好片刻之后,黑雾才又心满意足的从阴柔男子身体里退了出来,方才还是二三十的俊郎青年,此时此刻竟然有些憔悴,两鬓还挂了几根银丝,实在是令人惊悚莫名。

    “你下次吃饭能不能滚一边儿去吃,恶心!”贺庭卫本来还在思念方才见到的那个打头的姑娘呢,突然被这血腥气息一刺激,整个人也彻底醒悟过来了,嫌恶的看了看那冒着隐隐一丝红光的黑雾,脸色难看得跟喝了一大桶黄连似的。

    黑雾飘了飘,却也不管他,自顾自去消化身体里的能量了,这也是他来坤盲城的原因,这是龙蛇混杂的,即便失踪一两个人、妖族什么的都没人管,更不要说还有满大街流浪的半妖,都是他的口粮。

    当然,比起人血,他更爱妖族的血液,不管是草木妖还是兽妖,都是集天地灵气于一身的天道宠儿,满身血肉全附着着浓郁的灵力,而人族血液就显得又臭又难喝了,因为他们把灵力都集中于丹田之中去了,血肉之中反而没有多少灵力,除非是那种不能修炼的只能锻体的人还能勉强吃吃,但是吃起来肉也是硬邦邦的,啃得难受。

    所以,黑雾吃了这家伙的血自个儿心里还在委屈呢,结果转眼还被人嫌弃了,还有没有魔权了?!

    “你明天去叫几个半妖过来,否则我就把你吸成人干!”黑雾卷起男子悬浮于半空中,然后又猛的散开,男子“啪嗒”一声摔在硬地板上,修为的缺失让他经脉寸断,丹田里也干得仿佛要裂开了似的,这又被人封印了满身灵力,这么一摔下来,他这把老骨头都要摔断了。

    不过,一想起这二人比他还犹有过之、层出不穷的折磨人手段,他只能忍着痛,顶着满头大汗憋屈的点头。

    他现在连反抗的心思都什不起来,魔和蓝魅都喜好操控人心,心智不坚或者修为低下的,被他们逮住了就是他们的傀儡,心里所思所想全权都在他们掌握之内。

    最开始男子并不股票 这团诡异的黑雾是魔,还吃过这方面不小的苦头,后面才慢慢的学乖了,不敢反抗了。

    男子老老实实的点头之后,黑雾高兴的翻腾了两下,吓得男子一哆嗦,又想往后缩了,黑雾却是没理他,只是指着这狼狈不堪的家伙,对着卿酒讥诮道“这家伙竟然也能成为你上辈子的仇人,怂成这样,蝼蚁一样的玩意儿竟然也能让你痛苦了三年?”

    “哦不,应该是不止三年,你前十五岁的悲惨人生不是也是这玩意儿间接造成的吗?我黑大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是也没有让人去和配的恶心行径吧,害,长得人模狗样的,还真是黑了心肝儿了。”黑雾嘟嘟囔囔的吐槽着,一边骂这男子一边嘲讽贺庭卫。

    贺庭卫却是懒得理他,上辈子的事情他早在上辈子就解决了,这一辈子依旧来这坤盲城也是为了自己今后的人生不被打乱,提前送这些糟心玩意儿去投胎转世,在上辈子他坐上南北大陆第一人的位置,半妖这个种族早就再没有人为增添过一人了,坤盲城也早就被他杀得片甲不留,那些人全落在他手里被他亲自动手砍西瓜一样削去首级的。

    而且,也不股票 是不是他这换灵魂之前在某个长河里沉睡过很久很久,上辈子那些恩怨情仇,和那些当时感觉义愤填膺,亦或者恨不得将天都捅个窟窿似的情绪也随着那一场沉睡而变得跟梦境一般被削减了,虽然事情他还记得是那么个事情,但是事件里的七情六欲却如同被人用清水洗涤过一遍似的,变得浅淡了,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和合期货

股指期货套期保值

期货之家

华西期货

衡水股票配资

双鸭山配资

铜期货

国际期货软件

丽江配资

自贡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