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万宏源期货

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利坚传奇人生 > 第1740章 别客气,自己人
    “盛田君,小井君正在里面讲课,他们是?”看到盛田昭夫脸色发黑,摇摇欲坠,小野君悻悻问道。

    强打精神,盛田昭夫用指甲用力掐了掐人中,声音粗沉的说道:“这位是李桑,东通的第一大股东,投资人。”

    “啊~”小野君瞪大眼睛,不知该说些什么。

    可看向盛田昭夫的眼神,已经带着几分责怪,像是在说‘财神爷要来,你怎么不提前通知呢?’

    盛田昭夫这会儿是欲哭无泪。

    我特么早就通知过了,井深大,该死的井深大呢?

    让他滚出来,要是惹怒了财神爷,减少投入或撤资,他就在这里当场剖腹自尽吧!

    “盛田,是不是带我们去里面看看?”李子涛面无表情,看不出他是怎么想的。

    盛田昭夫整理着心情,咳嗽道:“咳,是,小野君,还不去通知李桑都了。”

    “啊~是。”小野君疯跑着冲进屋内,因为过于激动,一只鞋都给跑飞掉在地上。

    他也顾不上再穿过去,就这么直冲进房间,“李桑……东通最大的投资人,是和盛田君一起来的……”

    “糟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刚传来,就有人从屋内冲了出来。

    这会儿李子涛一行刚好走到门口,对方冒失的差点撞在他的身上。

    “小井君,你这是在做什么?”盛田昭夫这会儿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昨天跟你说了那么多,就差把你当祖宗给供起来了。

    好说歹说的答应,今天要给投资人一个好印象,好嘛!

    人还没进门你就演上了,各种幺蛾子整不完的。

    ‘是不是非得逼死我?’盛田昭夫眼神幽怨的看向井深大。

    对上好友的目光,井深大愧疚的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

    都怪他做实验过于投入,忘了这件事,现在闹出笑话,太失礼了。

    让井深大更觉得难为情的是,他们竟然在一名线上配资 面前失态了,这是不可饶恕的。

    “抱歉,盛田君。”井深大先是向着盛田昭夫鞠躬,抬起头看向李子涛说道:“李桑,井深大失态了。”

    对方眼底的那份不情愿,李子涛看的清清楚楚。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凡是给老外打工的,心里面都有那么几分不服气,不管是谁都如此。

    抱怨老板的时候,永远是统一的‘不就是个死老外,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在老板面前,他就是有再多抱怨也得装孙子。

    就好比现在的井深大,李子涛只是在参观过程中皱了皱眉,盛田昭夫和他的心就一起提到嗓子眼儿。

    不管他是多么的天才,又是多么的骄傲,如果李子涛非要停了他的研究,再招聘更多研究员来分摊他的工作。

    井深大除了抱怨,辞职这两条路,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若是李子涛撤资的话,东通刚有所好转的局面,瞬间会跌落到谷底,并且遭到万人践踏。

    雪中送炭人不行,落井下石第一名。

    人性的丑陋,有时比现实更加残酷。

    “在线路的研发方面,arc在这方面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你们应该多多交流才对。”

    李子涛话音一落,井深大的眼睛就亮的像个灯泡,急切道;“李桑,我们能到arc参观学习吗?”

    不怪他有如此的反应,在日本或许他是个天才,可要是放在全世界的话,他也只能算是个小有成就的新人。

    相比接收了att的部分成果与经验,并与其达成战略合作的arc,现在的东通就是个蹒跚学步的幼童。

    “嗯,没有问题,我想盛田该为你介绍过,它也同样是我的公司。”李子涛笑眯眯的说道。

    “太好了,如果有arc的技术,我们所能做的就不只是……”井深大乐观的畅想着未来。

    李子涛表面在笑,内心却在不住冷笑,这孩子怕是有点误会了。

    想要获得arc的技术,他得先问问美利坚政府答不答应。

    就是华府脑抽的答应,也得看李子涛的意思,他可没打算把arc的领先技术免费交给小鬼子。

    参观,想要使用arc的技术,没问题啊!

    以成本价卖给你成品,还免费帮你维护3年,要是觉着不方便,在日本开设个专门的办事处为你服务行不行?

    至于技术这个同意嘛!

    太先进了,恐怕以你们的工业基础,想要达到的话有难度,不如直接用现成的,都是自己人别客气。

    李子涛的投资向来很慷慨,也很舍得放权,一项如此。

    可每当有新的投资达成后,他都会用各种办法削弱创始人对公司的影响力。

    要是放权后,又任由创始人成为公司不可损失的核心财富,他这个投资人还有什么必要存在?

    不用对方动手,几年后自然而然的,他就已经被排挤出公司。

    留下来也只会被挤在角落里做个小透明,无权无势,人家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公司大权也会全被对方掌握,成为其的一言堂。

    李子涛本身的历史作风,李氏的情况就与其类似,这样他要是再不防着点,那就真诚无私的散财童子了。

    参观的过程中,井深大变得越来越热情,详细为他讲解了技术原理和遇到的难题。

    并且多次提出,想要尽快与arc的研究机构展开交流。

    “交流的问题,回去后我的秘书会为你安排,不过,arc的研究课题有些多,恐怕会占用很多时间。”

    “没关系,我绝不会耽误东通的研究进度,其实现在就是枯燥的试验阶段,谁都可以做。”

    井深大话音一落,盛田昭夫的脸又黑了。

    你的脑壳是不是被榔头给敲了,有你这么自报家门,什么都往外说的吗?

    今天,盛田昭夫已经对井深大彻底绝望。

    同时内心下了一个新的决定,未来不管是什么情况,他都不会让井深大再与投资者接触。

    甚至,他已经考虑让井深大做一个‘隐形人。’

    他不是习惯研究,搞科研和理论吗?

    那就给他最好的待遇,最多的支持,让他去搞。

    只要别再出来丢人现眼,就做他的幕后科研大佬好了。

    奖杯和各种荣誉,盛田昭夫绝不会让他少拿一样,必定满足他的虚荣心和荣誉感。

和合期货

股指期货套期保值

期货之家

华西期货

衡水股票配资

双鸭山配资

铜期货

国际期货软件

丽江配资

自贡配资